婦女保健專題
婦產科Q&A
問題諮詢

   

■ 心事重重 / 婦產科Q&A /

關於會陰切開術是否必須


網友稱呼:C
諮詢內容:
您好,日前因為二姐生了一個小 baby,寫了一篇生產日記,我將它貼在日記版上。版友轉貼一篇「康健雜誌52期 文/司晏芳」的文章,討論 WHO 中建議的孕婦生產事項,其中一項,便是反對會陰切開術。因為還有朋友懷孕,所以便將此篇的訊息告與她知。那位朋友是在台中的朋友,她聽了後,請我幫她在網路上詢問,是否有人知道,台中有哪位醫師願意為產婦客製化,不剃陰毛,不灌腸,不切開會陰,產前可飲食的醫師,或者是有哪位醫師願意跟產婦討論這方面的問題,然後針對產婦的需求給予生產的幫助,並且不介入過多的醫療行為。聽說女人心事的網站很不錯,所以我就到此來詢問。我察看過 Q&A,文中醫師提及,其實會陰切開術是很受爭議的話題,還沒有定論。但因為我和朋友都傾向於「自然」生產,所以特此一問。感謝您的耐心,並願意回答問題,謝謝。
Answer:
C小姐, 您的信件由
婦產科醫師為您回答, 網路預約掛號
   有關這個問題先前已有不少網友問過,康健下一期也有平衡報導,妳可以參考我以前回過的討論,醫師的話我不確定,妳可多問問有生產經驗的朋友:
先前有回答過網友傳給我的康健內容,當然那是根據網友給的內容所做的回應,她也給了我這個連結到這個討論群,再看了一遍這篇文章,以及其它網友的反應,其實心理還是有些話不吐不快,所以註冊了帳號,也說一下我的感覺,在台灣,許多醫生都超時的工作,特別是生意好的婦產科醫師,工作都忙不完了,在衛教方面的著力實在是非常不夠,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常常在看一些外國病人時,所談論的一些醫療上的話題,似乎他們都還蠻容易溝通的,這點當然是我們還需要努力的地方。近幾年來,醫病關係的緊張大家有目共睹,我們當初設立網站的目的其實也是為了能讓大家在看病之前,先做一些功課,在與醫師溝通的時候,能夠抓到重點,這樣不但更能夠容易解決自己的問題,進一步也能判斷那些是值得信任的醫師。我承認,以台灣目前的醫療狀況來說,病人還是屬於弱勢的,只是時代在改變,身為醫師的我們所希望的並不是病人變成強勢的方法是恐嚇、抬棺、找黑道、找民代,而是在一套健全的制度下保障自身該有的權益。如果要以美國的狀況來說,醫師被告的次數實在是說也說不完,甚至妳一進入醫院,就會有律師遞上名片,但是為什麼美國的醫師還是許多人嚮往的工作,因為醫師只要照著標準步驟做,無論怎麼被告,都是站得住腳的,相反的,如果漏失了什麼地方,法院中審問的也包括了各醫學會的主席,要逃過去是很難的,所以醫師只要戰戰競競的工作,問題是不大的,不過在台灣可不是這樣,不但拿刑法來對付醫生,而且就算於法合理,也不見得沒事。 如果我的資料沒有錯,這位華格納醫師是一位新生兒科的醫師,非常致力於推動助產士生產的觀念,我想由一位國外的非婦產科醫師來評述國內的狀況,可能還是有些不公允的地方。文章中也都適時的加入一些護理人員、醫師比較態度惡劣、漠視、無理的說法,如果是為了文章生動無可厚非,不過我相信對許多關心病人、孕婦的產科醫師來說,真的是不太公平。 以文中所述來說,一開始說護士擋著胎頭等醫師,這種情況當然是有的,不過以我自己的經驗來說,平常我們與護士的互動就不錯,護士的能力我也很了解,所以我從不要求護士一定要等醫師來,胎兒如果要出來了,就順其自然出來,只要好好保護胎兒,做好護理就可以,許多我們的醫師朋友或是同學,也是有同樣的觀念。在接生時,從來我都是歡迎先生進去,為媽媽加油的,甚至也有一些先生自己拿了攝影機拍攝,此外,也不可能在生產時用"誰沒生過小孩,怎麼那麼怕痛",或是"怕痛,好像我不會接生"這樣的字眼責罵孕婦,下面所提是我曾經回給網友的內容,我想也可以提出來給大家做為參考

"這些問題再稍微說明一下,其實醫療本來就是經驗傳承,加上現代實證醫學精神的融合,選擇對病人最有利的治療方式,每一種治療步驟或是方法,隨著醫學的進步,當然也是會有所改變的,產科是非常古老的醫學,所以不管是過來人的經驗、醫師的處理方式,都會有很多的相關資訊,我所說的當然也不是自己發明的,在我們受教育的過程中,除了師長的教導外,也從許多教科書、期刊中得到許多知識,與臨床工作相印證,只是在台灣,部份媒體或少數醫師,總是喜歡把一個小問題,用很誇張的方式呈現,再加上醫師在台灣又牽涉到健保的問題,常常給人唯利是圖的印象,所以有些報導也就會比較偏頗,有時看了會覺得蠻傷心的。下面所說的資料是從產科教科書Williams所出,有興趣的人可以自行查閱。

1. 有關禁食的問題,目前認為有產程進展比較明顯時,應該要禁食,而孕婦到醫院待產時通常也就是產程進展比較明顯時,有許多第一胎的孕婦常常被要求再走走 路,也就是子宮頸還沒有進入產程明顯進展期。醫療上的禁食就是食物與水都不行,喝水進去一樣會在之後造成嘔吐,如果混著一些胃酸或是胃內容物,一樣會造成 吸入性肺炎。在1994年,Guyton這位學者曾做過研究,發現如果在剖腹產之前二小時,有喝150cc的水,不會增加吸入性肺炎的機率,不過如果孕婦是緊急的剖腹產 ,喝水的安全性就存疑了,吸入性肺炎如果處理不好是要人命的,所以醫師通常也會謹慎一點,或許妳會說這也並不表示一定會有問題啊,但是醫療就是不容許這一 點問題出現,如果出問題的是妳,妳會不會原諒妳的醫師?其實現在大部份產婦在生產時,我們會用比較大的棉棒,沾濕一點,潤潤嘴或是吸一點進去,這樣這些水 份不致於造成影響,孕婦也不會一直覺得嘴乾乾的,也因為有打點滴,其實水份是不會缺乏的。

2. 胎心音的監測如果是要用間歇性的檢查,首先要判斷孕婦是處於低危險群或是 高危險群,檢查的頻率在第一產程是15分鐘到30分鐘,第二產程是5分鐘至15分鐘 ,而且要在子宮有收縮後立刻聽胎心音,看看有無速率上的變化,以目前所知的胎 心音的危急徵象來說,如果胎心音持續減緩,超過15分鐘就很危險了,所以檢查的 頻度要蠻高的,不過這樣的檢查頻率以及時機來說,以台灣的護理人力而言,根本 是不夠的,在美國因為生產給付高,有不少孕婦是個人就有一個專門照顧的護士, 台灣呢?即使如此,在美國也是因為胎兒監視器使用方便,也不容易漏失胎兒的狀 況,所以大部份的醫學中心還是有使用的。原文說是為了怕醫療糾紛,我想是言重 了,醫病雙方是互相的,許多的尊重是在沒有出事之前,產科醫師的壓力也的確很大,真的因為這樣出事時,法官第一個就會問當時有沒有胎兒監測的資料,所以對病人,對醫師而言,這項檢查以台灣目前的狀況而言,還是無法避免的。

3. 剃毛沒那麼嚴重,只是原作說的理由不正確,其實護士也可以自行判斷,如果在處理傷口時,毛髮會影響到,就應該要剃除,有些人可以只剃陰道、肛門旁就好

4. 會陰切開術是產科在生產時常做的步驟,目前在美國確如文中所說有減少,1998年的統計大約是39%,歐洲約30%的產婦接受切開手術,最近有愈來愈多的醫師對於這項產科醫師視為正常步驟的做法提出相反的意見,任其自然裂傷的產婦中,嚴重的會陰裂傷、肛門裂傷、產後出血及血腫、陰部疼痛及水腫、會陰傷口的感染機率在某些報告似乎都比較低一些,對於胎兒的傷害,前陰道壁或是膀胱裂傷的差別則不大,傳統認為切開手術可以預防嚴重裂傷、減少骨盆腔鬆弛、預方胎兒受傷、減少產後疼痛等好處其實在統計上並未獲得有力的佐證,但是這些正反兩面的意見我覺得真的是要取決於醫師本身的訓練、臨床的判斷、胎兒的大小、有無產科的合併症等等,對於胎兒比較大,胎頭位置不正常,生產困難的孕婦,做會陰切開還是需要的,至於其它的病人,就看醫師臨床的經驗,對一個熟練的醫師來說,做一個小的會陰切口,並且修補良好,以我的經驗來說,產後的復原通常會很好,但是如果不做切開,胎兒生得太快,胎兒太大,造成陰道四分五裂的傷口,常常需要花很多的時間來修補,而且不見得修補得很好,現有的許多數據也都是國外的統計,也不見得通用於國人。生產雖然是一種古老的技術及行業,理論上在愈自然的狀況下應該是最好的,不過以往有許多產婦在生產時造成許多的併發症、甚至死亡,胎兒也常常出現問題,現代的醫學也就是在儘量減少這些問題的發生,會陰切開術是一個小的環節,重點是在熟練的醫師處理下能夠母子均安,沒有任何的生產傷害。"

我相信隨著醫療的進步,產科還是會再進步的,但是對於孕婦來說,生產從來也就不是一種享受,而是辛苦、責任的開始,身為醫師的我們當然有責任讓準媽媽減少進入產房的恐懼,以往我也把孕婦當做是我自己的朋友,事實上,也有不少人真的成了我的好友。不過我總是希望,能藉由媒體讓大家更了解醫師在做些什麼,而不是單方面的造成孕婦心理的壓力,對醫師的不信任。相信有不少人在看完這篇文章時,心理很難受,甚至不敢生小孩,但是實際上真有這麼糟嗎?或許找一個妳信任的婦產科醫師聊聊,聽聽不同的聲音,心理會舒坦一些。

分享


Copyright © 1998-2017 女人心事 - 婦產科醫療資訊網 | 版權宣告 | 隱私權政策 | 來信討論和建議
本網關於醫藥保健和其他的內容均由王伊蕾醫師執筆或審稿,儘量保持內容之公正客觀,
但本網內容僅為諮詢參考之用,無法取代醫師面對面的診斷。